贊! 這條“看不見的供給線”守護著廣州!

一線粵企戰“疫”在沖刺

2020-02-13 10:16:58 信息時報 文/圖:王智汛/胡瀛斌

大疫當前,醫務人員堅守崗位全力抗疫。作為廣東省、廣州市指定防疫重要物資收儲企業的廣州醫藥有限公司(下稱“廣州醫藥”),奔走在全國以及世界各地,為保障醫院藥品和醫用耗材的供應堅守“看不見的供給線”,成了與醫護人員并肩作戰的戰士。他們活躍在很多場景。

除夕夜,為了收儲最緊缺的防護服,公司總裁與采購總監深夜蹲點,建立起持續的供應渠道;大年初一,留守廣州的員工走訪多家市內口罩制作廠,全力為廣州打通口罩儲備;大年初七,廣州口罩預約購買上線,為了讓更多市民買得到口罩,減少聚集和排隊,零售和電商的同事通宵達旦分裝;大年初八,物流團隊遠征外省,在交通多處被封的情況下,把應急原料運往廣東;初十,公司董事長上陣協調海外供應商,把緊缺藥品從第三世界國家成功運抵廣州……

“在口罩等商品狂漲之時,堅持不提價,全力穩定市場,保障供應。”——這是廣州醫藥人的承諾。

采購防護服

堅守三天打通防護服持續補給線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除了疫情嚴重的湖北省外,廣州多家新冠肺炎定點救治醫院也相繼出現防護物資緊缺的情況。作為醫藥承儲單位的廣州醫藥接到了一個重要任務——為廣州市醫院調集、采購醫療防護物資。但是,平時市場對于防護物資的需求量并不多,加上春節期間生產企業停產、物流停運等因素,所以調集采購任務十分艱巨。“防護服、口罩并非我們的常規儲備,當出現疫情時,讓我們面臨比較大的一個挑戰。”廣州醫藥董事、總裁陳光焰說。

無貨、秒光……一條又一條壞消息陸續傳回公司總部。1月24日上午,采購中心副總監侯康彥在一堆壞消息轟炸下,不得不走到公司所在的大同路上“閑逛”,也正是這樣的“閑逛”,給防護服供給線帶來了希望。“大同路上有一家銷售勞保用品的店家,我走進去隨口問他們有什么口罩產品。沒想到他家除了口罩以外,還有防護服,我就馬上收集了全部資料。”

此時此刻,找貨的關鍵在于拿到實物。1月24日下午,得知防護服符合醫用標準的陳光焰當即拍板,親自與侯康彥一同前往對接采購業務,并連夜趕往位于南海鹽步的一級代理商處,采購緊缺的防護服。“這是廈門一個生產出口防護服的品牌,代理已經預定了幾十萬元的防護服將在新年期間陸續到貨,我們現場出示了政府的文件,并向代理以及廠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希望他們能夠把防護服供應給我們。”

從除夕晚上到初一凌晨一點,陳光焰與侯康彥經過多次努力,終于說服了供應商。不過,疫情防控需要持續一段時間,僅這一批次的防護服無法持續保障一線醫護,陳光焰堅持打通持續供應渠道。連續三天,陳光焰都堅持蹲點現場,繼續深挖,終于拿到了少量多批的貨源,成為填補廣州定點醫院空缺的重要補給。

采購口罩

供給:徹夜運作壓制哄抬口罩價格

晚上11時許,在口罩生產廠家的車間前,裝卸工人們正在熱火朝天地把新生產出來的口罩搬上廣州醫藥安排的物流貨車上,負責清點的同事也在聚精會神地工作著。不少口罩生產廠家要求購買方自提貨物,加上不斷地趕工,每日生產的口罩基本都是晚上時分才能進行裝車。為了第一時間保障醫院和市場的供應,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個晚上都在重復著。

“每天大量的口罩進出,各單位都是第一時間急需,營運和物流的同事做了很多工作也遭了不少誤解。作為儲備承儲單位,我們不能簡單地入庫出庫,還要對口罩進行質量檢查、抽檢,確保送往各單位的口罩都符合標準。”廣州醫藥董事王紅嫣是一名經歷過非典時期的戰士,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她道出了一線員工們的各種艱辛。

由于貨源緊張,有些廠家要求采購中心的員工到現場簽合同。廣州醫藥采購部門的同事兵分六路,分別上門到廠家,在疫情期間,所有人都盡量避免出外的情況下,他們沒有考慮個人安危,心里想的只是盡可能采購更多的貨品,保障醫院和市場的供應。

“采購的同事聲音啞了,卻連水都顧不上喝;物流的同事連夜移庫,累了只能伏案小盹。”王紅嫣說。

據了解,通過廣州醫藥及相關政府部門的共同努力,目前廣州定點口罩銷售渠道的口罩價格基本維持在全國中下水平,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市場哄抬口罩價格的情況。

零售:加班奮戰保障市場供應

春節期間,健民醫藥、廣州醫藥大藥房都照常營業,而且顧客盈門,其中僅購買口罩的顧客,每天就有幾百人。

“口罩只是我們其中一個銷售的品類,但在疫情襲擊之時,卻成為我們最大的壓力。”廣州醫藥大藥房總經理程震告訴記者,自從開始開放線下口罩銷售渠道,每天早上,藥店門口就會排起長隊等候購買口罩,其中不少是老人家。“在允許的情況下,我們都希望能夠繼續保持線下購買的渠道,因為荔灣區有大量的老人家,如果讓他們都通過線上進行購買,實在是太難為他們了,所以我們每天都會提前回到藥店,不斷改善銷售的流程,減少人員聚集”。

為了讓口罩更快地輸送到市場上,口罩廠出廠的基本都是50、100個一包的大包裝。而作為零售企業,為了讓更多市民能夠買到口罩,只能通過人手進行分包。每天下午,廣州醫藥大藥房總部內,35名一線員工把大包裝分裝成小包裝。“每天健民、大藥房的口罩都是在這里進行分包,平均每天都要加班超過四小時。到了周末,廣州醫藥其他部門的黨員同志們也紛紛主動加入這個隊伍”。

采購藥品

攻堅克難 海外急尋緊缺藥品

“這個藥品是醫院的急需藥,必須盡快在海外采購。”2月4日,廣州醫藥收到來自政府的緊急采購需要,要求廣州醫藥通過海外資源進行儲備。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作為廣州醫藥董事長的鄭堅雄親自接手了這項任務。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收緊了藥品出口的監管,這對于我們海外采購是一項重大的挑戰。”經過多個供應商對接,廣州醫藥在一個發展中國家找到一批貨源,但是如何運回廣州成為最大的難題。這個國家交通較為落后,需要專門尋找飛機轉運,而且海關出口手續繁瑣。鄭堅雄告訴記者,如果按照正常手續,從海外進口,光報關手續起碼得7天。“我們藥品第一次出境就因為手續問題被海關攔截,后來我們想盡一切辦法,通過眾多海外的關系快速把手續辦齊,成功在2月9日把藥品運抵廣州”。

作為世界500強企業沃博聯的成員企業,廣州醫藥在本次疫情中發揮了擁有大量海外資源的優勢,先后對接了90多家海外供應商,除了急需藥品,各種防護服、口罩等緊缺資源也在陸續通過海外采購的形式供給廣州。

2月10日起,各行各業開始逐步恢復正常運作。“隨著各地正常復工,長期病患開始去醫院看病拿藥,我們向醫院供應藥品的任務會越來越重。一方面要確保廣東省日常藥品的保障供應,另外一方面要去應對防疫重要物資的供應。”陳光焰認為,接下來的任務也將進一步考驗廣州醫藥。


文/圖:王智汛/胡瀛斌

影视大全高清版- 影视大全免费追剧